灯猫智了个障

是个智障哦。

【泉真】快递恋人

一个脑洞,很短








濑名泉收到了一份奇怪的快递。

那是一个很大的箱子,但包裹上并没有任何关于发件人的名字以及地址,但上面很明确的写着收件人是谁——是他自己,再三迟疑下,濑名泉终于决定拆开这个奇怪的箱子。将箱子上密密层层的胶布除尽后,他终于看见了里面的内容。

濑名泉愣住了。

箱子里装着的,是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又或许根本就不会想到的——一个人。但这并不是让他所惊讶的地方,重要的是这个正睡得香甜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游木真,那精致好看的面容以及那头亚麻色的头发让濑名泉更加确定自己不会认错。游木真睡得很熟,自然没有察觉到濑名泉投在自己脸上的目光,虽然濑名泉不知道自己亲爱的游君为什么会被装在箱子里寄到他家,但濑名泉始终都觉得——这不是一件坏事。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游木真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逐渐转醒,而他刚睁开那双漂亮的绿眸,濑名泉的脸便清晰地呈现在他眼前,这让游木真立刻变得清醒起来,“呜哇?!——泉,泉前辈,你怎么会在这??”看见这意料之中的可爱反应,濑名泉不禁扬唇笑了“嘛,这可是我家哦,我会在这里并不奇怪吧?倒是游君你——”说着,他把脸朝游木真又凑近了几分。

“泉前辈不要突然把脸凑过来啦!等等,所以……这里是泉前辈的家吗?”

“嗯?不然你以为呢?”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啊,游君的问题很多呢,不过这个我也不清楚……确切地说,是被寄过来的。”

“唉??谁会干这种事啊?不过说起来有点吓人呢……被人做出这样的事……”游木真低下头,拉了拉自己的袖子,“好了,不用害怕了哦?哥哥一定会好好保护游君的~“濑名泉轻轻地吧手搭在游木真的双肩上。”啊,说起来,你这两天家里没人的吧?”游木真似乎并没有怎么注意到濑名泉刚才的举动,“是的……这两天父母都出门了,估计得一个多星期才能回来吧,不过话说回来泉前辈你怎么知道?”其实按照濑名泉对他的关注度,想要知道这种事不足为奇,“这不重要吧?不过,在这之前……游君可以先住在我家哦?”

第二天早上,濑名泉很早就起来了,把早餐准备好后,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心里想的全是怎么与游木真度过接下来共处的几天。

“泉前辈早上好……起的真早呢……”听见游木真有几分慵懒的声音,濑名泉转过头,刚好看见游木真站在台阶上揉眼睛的样子,这让濑名泉心中泛起一阵微妙的波澜,但很快又恢复如初:“游君起来了啊,快去洗漱吧,然后吃早餐。”“哦,好。”游木真应着声,向前走了几步,却又停住了,“那个,泉前辈难道一点也不想知道,是谁把我……寄来的吗?突然出现在这会让你感到困扰吧?所以……”“当然不会困扰~我很开心哦,先不管这么多了,去洗漱吧。”濑名泉打断了游木真的话,硬是把游木真推进洗手间,随着咔嚓一声关上了门。

“啊啊……”

濑名泉是喜欢游木真的,他自己一直都知道,所以发生了现在的这种是,让他的占有欲和自私又涨了些许,濑名泉很想拥有游木真,想吻他,想宠他,想要他的一切,甚至想把他就这么绑在自己身边,濑名泉经常觉得——自己疯了。

吃完早餐后,两人就这么坐在客厅里,谁也不说话,以致周围的空气都似乎弥漫着尴尬的味道。最终打破寂静的,是濑名泉,“就这么坐着也很无聊呢,游君,想出去转转吗?”几乎已经融入安静的游木真突然听见从身边响起的声音,猛地抬起头,完全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让句子脱口而出:“啊?哦……好啊……”。

走在街道上,濑名泉和游木真沉浸在既不算太冷也不算太热的舒适天气中。“想去哪里呢?”濑名泉微笑着看着游木真。

“这个,我也不知道呢……那就泉前辈决定吧?”

“既然游君说了话……先去那边的公园散散步吧?”

“嗯,好的……”

这是市里很有名的公园,但由于环境较为特殊,来这的大多数都是一些情侣什么的,这使他们两人看起来有些显眼,游木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濑名泉会选择来这里,但他也并没有多想。虽说是出了门,但他们却还像刚才在家里那样,保持着与周围气氛完全不相同的安静,濑名泉和游木真都没有先说话,也没有想过谁会先开口。在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他们也都依然保持着先前的静,虽然濑名泉很希望游木真可以先对他说些什么,什么都好,但他发现游木真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要准备说话的样子,周围的空气似乎是快要结冻了,等不下去了的濑名泉终于又一次地,先张了嘴。

“那个,游君有没有觉得这样超~无聊的?”

“这么一说确实是的呢……好像和刚才在家里的时候没什不同啊。”

“你也这么觉得吧?所以,不如来干些有意思的事吧?比如……把眼镜取下来让我拍几张照片?”

“泉、泉前辈不要开玩笑了啊!”

“哈哈哈哈哈虽然这样的游君也很可爱,但还是不逗你了……不过你知道的吧?这副超土的眼镜把游君漂亮的的脸都挡住了啊,真的很讨厌。”

说着,濑名泉便迅速地取下了游木真的蓝框眼镜,这让游木真慌了起来,伸出右手试图取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但却被濑名泉狡猾地拉住自己的手腕,又被他顺势揽入怀里,濑名泉面无表情对上了游木真的视线,这举动让游木真不得不停下了本来的动作,换作挣扎。

“泉前辈你要做什么啊?!快放开我啊!”

“不要。”

“为什么?所以要对我做什么?”

“我啊,我想要游君的这张脸以及游君的全部。”

“什、什么?”

“我喜欢你,想让你,只属于我。”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而且还是来自一个男人的,毫无防备游木真明显被吓住了,于是也顾不得濑名泉对他做些什么了,现在的他满脑子全都是那句告白的句子,不料,眼前的这个人却对自己做了一件更加大胆的事——濑名泉缓缓地靠近游木真的的脸,两张本来距离就很近的脸马上就要没有距离的挨在一起了,游木真紧张的闭上眼睛,他能感到身上在发烫,听到心在跳动,果然,濑名泉柔软的唇吻上了自己的,但随后力度便开始加重,吻的游木真几乎窒息,即便在这么迷乱的时刻,他也能感觉到濑名泉湿润的舌正在入侵自己口腔的每一处每一寸。

看见游木真没有反抗,濑名泉满意的笑了,他慢慢放开游木真,看着那双好看的眸子,把他的告白又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想让你,只属于我。”渐渐反应过来的游木真也对濑名泉勾起嘴角,脸上尽显喜悦和幸福。

“好。”